用户名: 密码:    

In-Stat:新形势下的ATCA
时间:2009-05-27 15:18:56
 In-Stat 王涛先生
    
    王涛: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In-Stat中国有限公司的电信分析师王涛,今天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进行ATCA行业的一些交流。
   
    实际上我们关注这个行业也比较久了,从06年第一次ATCA的论坛到现在,其实我们In-Stat这个机构一直都对于ATCA进行了一些持续的关注,所以我们今天也很高兴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于In-Stat这个行业,或者对于电信行业的一些观点和看法,共同促进ATCA这个产业发展。
   
    我汇报的题目是《新形势下的ATCA》,新形势是什么意思?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的形势就是面对金融危机的挑战,在这个幻灯片中间是一张图,是整个电信的产业链,图的左边是个人用户,个人用户是金融危机首当其冲的,他可能面对失业的危险,面对收入的下降,朴素的来说就是个人用户的钱袋子比较紧,这个时候就会影响到终端厂商,对于终端厂商来说,可能两年换一部手机变成三年换一部手机,对于运营商来说,有的人可能一天打一个小时的电话,现在不打电话,通过QQ或者MSN文字的方式聊天来压缩支出。对于运营商来讲,因为个人用户在选择业务的时候对资费比较敏感,花的钱越少,所以导致运营商的收入也开始下降,我们可以看到运营商在整个产业链上是处于中性的地位,特别在中国是处于统治性的地位,不一定运营商的总收入会下降,但是他的利润会下降,在这个时候,运营商可能对于未来投资的决策更加谨慎,这样就会影响到我们上游的一些用户,包括设备厂商,这个时候比如说LTE可能在明年起来,但是可能没有办法会推到后年,推到再后年。对于软件服务这一块,比如说我们的OSS,BSS,因为我们新的网络不再建设了,或者延缓建设,相对来说对于新网络的支撑可能也会延缓建设时间,这个时候我们的软件和服务就没有办法卖出去。对于企业用户来说,这个企业用户其实比较微妙,因为实际上企业用户,特别是中小企业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受影响是比较大的,他们的成本压力也是很大的。
   
    所以对于企业通信这一块,他们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有两种不同的表现,对于有些企业,原先他主要的业务可能都是在全球或者在其他的一些地方出差的差旅成本占了他们企业服务成本的20%以上,这个时候可能他愿意把这种差旅的成本节省下来,愿意把这个钱投入到带宽上,比如说会议电话、视频电话上。可能这个时候,反倒会促使企业更多的使用电信的服务。另外一方面,实际上对于有的企业,比如像一些比较大的企业,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或者其他的一些产业链上比较领先的企业,他科技上可能对差旅成本的控制没有那么严格。实际上在这种情况下,它可能不会减少差旅成本,但是可能还会压缩通信成本,可能这个时候就会降低部门里面或者公司里面每个用户每个月通信的支出。对于这些大客户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可能就会压缩通信服务的支出。也就是说从整个金融危机背景下来分析,整个行业的钱袋子都比较紧,在这个时候,考虑我们的投资决策在未来一定要找准方向,哪些方向是值得我们去投资的?这就要开源,另一方面我们需要压缩成本,哪些地方我们暂时可以不需要,可以不花钱?或者我们原来花一百块钱干五十块钱的事情,现在我们可能花一百块钱干两百块钱的事情,这个时候运营商就需要精打细算的运营方式。
   
    实际上在这张图上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的三年中,这张图可能不太明显,其实ARPU值是缓慢的降低的,对于中国移动来说,特别在去年的四季度到今年的一季度,ARPU值从80元多降到了70多元,我们分析的原因有两点,一点可能是本身金融危机这个大环境的影响,第二点就是因为中国移动面临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压力,因为目前来看新增用户有很大一部分已经开始选择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这个时候中国移动就迫不得已,只能够降低业务资费,通过低资费,优惠的资费去吸引用户。也就是说新进网的用户拉低了用户的ARPU。从这一点来看,中国移动作为我们国内通信业的老大,它的利润也是在持续的降低。
   
    我们回过头来关注一下整个行业的利润率,也就是整个通信产业上中下游整个链条上每一类企业的利润率到底是多高,这是08年的一个统计,从左边看是我们的一些上游的设备厂家,中间是我们一些服务的提供商,中间件软件的服务提供商、集成商,下游就是运营商,其实从整个图上来看,我们的设备商实际上是一直处于这种忍辱负重的状态,你要看看中下游,看看中国移动有多高?是30%,中国联通最差就是13%,你看我们的上游,业界的领导爱立信只有不到10%的利润率,对于中兴、华为来讲,当然今年还有去年,G网的扩容,中国联通还有TD的招标,相对来讲国内的这中兴和华为这两个厂家在利率润上还有一定的保证,看上去还不错。除了爱立信这个外资企业以外就看摩托罗拉、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朗讯都是在这个之间徘徊,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亏损。也就是说在目前这个大环境下,就是金融危机可能对微软或者苹果这样的服务提供商或者中间厂商影响不是特别大,但是对于设备厂商影响很大,一方面运营商的投资选择倾向更加谨慎,另一方面我可能签了一个合同,但是回款压力很大,运营商在付款方面可能变得更加苛刻。
   
    同时其实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一直面对一些新的竞争者的加入带来的持续压力,实际上在这个行业里面目前面临的,最出风头的三个企业就是上面所显示的,上面是苹果,左下角是诺基亚,右下角是Google,为什么说这三个企业是最出风头的企业呢?苹果的模式其实就是一个做PC的IT硬件提供商,做笔记本电脑,后来开始进入通信行业做终端,做Ipod,Ipod卖的比较火,Iphone比较火的原因就是上游的产品MP3卖的比较火,Iphone上面吸收了很多电子的成功经验,Iphone实际上有一个原创的就是通过Ipod这个终端为平台进入行业,开始推销他的应用程序的概念,实际上在目前,通过Iphone下载Ipod的应用程序,为Ipod每一个月基本上能够带来8千万美元的收入,这还是初始的阶段,预计未来还会有一个很大的增长。对于Google来讲,Google大家都知道,在固定的互联网里面是搜索,是老大,它除了做搜索还做地图,也做广告,也就是说在固定互联网接入这一块,它的服务应该是最强的,是全球最领先的。但是它现在也不太安分,它现在也想进入到通信领域里面,所以说它也在和上游下游的一些公司,比如说和运营商,和手机制造商开始合作制造手机,也是意图进入到通信这个行业,也是以终端为基础,然后服务于它的服务,强强结合,也是想到通信这个市场里面去分一杯羹。对于诺基亚来讲当之无愧就是全球终端业的老大,大家其实很清楚,现在整个终端的行业竞争很激烈,特别是现在诺基亚整个的利润率也开始下降,它的终端利润率逐渐的变薄,特别是像低端的有山寨机的进攻,高端的也有台湾的一些厂家,比如HTC这样的公司跟它去竞争,对于诺基亚来讲也是在寻求一个突破,所以说从06年开始诺基亚就通过开放创建增值业务的开放论坛,也是希望能够除了做终端以外能够做开放式的业务部署,也开始学习Ipod的这种方式。这三个厂家实际上现在都是想做两件事情,一个就是终端,一个就是服务,也就是说占领了整个通信市场的最前端和最低端以及最上端,终端和服务。
   
    这个事务运营商在什么地方?我们运营商被夹在中间,运营商现在只剩下一张网络,面向用户的最前端是由这三家公司提供的终端,面向用户的这种服务可能也被这三家公司垄断,也就是说移动运营商开始逐渐的沦为管道的提供商,一旦运营商活不下去,上游的设备提供商肯定日子有更难过了。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去寻找一些机会,看有什么样的机会能够让我们寻找一些新的收入增长点,转变这种新的收入模式。实际上机会是有的,机会就来自于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新的机遇,为什么说移动互联网是一个新的机遇呢?其实大家听到移动互联网应该不是一个新名词,可能两三年以前移动互联网就转入到中国来了,其实移动互联网在中国发展的并不是很好,受困于一些原因的影响。
   
    首先分析一下终端消费者模式的变化,主要有四个趋势,第一个就是碎片化,作为终端消费者来讲,现在用来消费的时间不再连续,可能因为事情比较多,工作比较忙,社交比较频繁,可能真正能够用来消费的时间被一件一件的事情分割开来,可能是上班的途中,可能在聊天的过程中,可能在下班的时候,可能在工作中休息的时候,也就是说这种消费的时间片是离散的,不再延续。这个时候我们面临的挑战就是,可能面对消费群体我们要进行精耕细作,要做细分,我们的产品需要有针对性的细化。第二就是互联网生存,其实互联网生存早在这种固定PC互联网出来的时候叫数字化生存,那个时候就是在里面已经提到了互联网名词,实际上现在互联网已经成为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在后面有一个统计,现在互联网到底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有一个多么重要的位置。第三点就是社区化,其实现在的消费者,特别是上网的一些人群已经不再满足于简单的网络浏览或者看看帖子,或者进行一些回复,他们需要更强的交互性,他们希望能够进入到一些比较松散,或者相对比较紧密的一些组织。也就是说他们需要一个有组织的社交圈,而不是像原来一样比较分散、无组织的,仅仅是单个个体行为的上网。第四点就是草根化,草根化怎么理解?就是原先我们所有的内容都是由一些大的内容提供商发布的,可能有我们的媒体,有我们国家的新闻单位,或者一些大的国外的媒体,或者是电视,都是这样的一些媒体去提供内容。作为消费者来讲,特别是作为这种终端的用户来讲,参与度是不够的,实际上这种草根化的倾向,特别是内容草根化的倾向越来越严重。也就是说终端消费者不再局限于是一个消费者,他希望能够做一个创造者,参与到整个内容创造、制作、发布的链条里面来。也就是说希望和其他的消费者能够分享一些内容,既是一个创造者也是一个消费者。
   
    这是一个统计,来自于CNNIC的统计,我们可以看到其实这个趋势是很明显的,这个幻灯片就是为了证明互联网目前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多么重要的位置,在图上右上角是每周每个人花在互联网上时间的趋势图,到07年每个人每周要花15到20个小时的时间在互联网上,但是在六七年前我们可能只花了五六个小时。从互联网和其他媒体的比较也可以看出,原先在我们生活中占有垄断地位的一些消息发布渠道,比如说电视、报纸、杂志实际上都统统在互联网后面。在图的右下角,实际上现在普通消费者关注互联网的程度,比如说在黄金时间里面,上互联网的人和看电视的人其实已经可以匹敌了,从这几个方面可以看出来,现在互联网已经在我们这个社会的人群里面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的。有的人说其实这个趋势是很明显的,这个不需要我去分析,但是正是因为有了这个趋势,我们如何能够利用它?特别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面,如何能够让这么明显的东西变成我们新的业务增长点?能够转变我们业务经营的模式,这可能是需要我们思考的地方。其实刚才这个就是整个互联网的统计,我们转到一个比较窄的领域看看我们的移动互联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可以看到从上面往下排,实际上就是从发达的成熟的电信市场往下到一些新兴的市场在移动互联网的表现,在移动互联网里面,实际上北美排到第一位,欧洲的一些市场主要就是10%、11%或者12%的位置。具体到我们中国,中国也不算太差,但是也不是太好,现在的移动互联网渗透率是6%到7%左右。从这里面可以看出,实际上全球的移动互联网渗透率都不是很高。具体到中国其实就更低了,这就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在这么大一个市场里面,作为我们移动运营商来讲,或者整个移动通信产业来讲,我们的切入点在哪儿?有这样大的一个市场,其实我们的切入点就在这个地方,那么我们就需要寻找切入点,怎么进入到这个市场?
   
    我们看一看成熟的PC互联网里面现在开展的业务,右边是PC互联网领域,横轴相对来说是渗透率,也就是说使用这个业务的百分比,纵轴是集中度,也就是这个行业是不是充分竞争或者是充分垄断的,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是在这个图的右上角,代表搜索门户是渗透率最高的业务,而且是集中度最高的业务,也就是说这个业务被几家大的公司,比如像Google、百度、新浪、网易这样的公司垄断了。往下看像视频这个业务也是很流行的,渗透率已经到了80%,但是实际上集中度并不高,因为做视频的网站也有很多,像国内的土豆、迅雷等等,这些都是做视频的,现在还没有一家独大的局面出现,这应该是一个机会。往左看,实际上SNS在国内也是刚刚起步,像开心网这一类的网站,真正面向我们社会时间还不是太长,也就是说他们的渗透率还是比较低的。作为SNS来讲,尽管它的渗透率比较低,但是集中度还是比较高的,也就是说现在比较知名的SNS网站在国内就是像开心网这样的网站,还有就是面向校园学生的校园网,也就是最出名的这样两个网。但是大家可能注意到最近的一个消息,中国移动139.com在广东正式推出,中国移动认为SNS这个业务里面还是有一定机会的,他们认为开心网这样的竞争力还不够,还没有达到facebook在美国的竞争力,所以中国移动认为有机会,所以这就是中国移动选择的一个切入点。当然还有一些别的业务,比如说基于移动的一些游戏。实际上我们在分析移动互联网里面,首先需要归一下类,有哪些类可以在这个移动互联网里面生存,它有业务,有用户的使用,随之去分析哪些业务对我们来讲是一个比较可行的切入点。所以对于运营商来讲,我们需要去思考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进去,对我们设备厂商来讲,我们要转变观念,也就是说我们如何能够配合我们的运营商能够帮他把这个服务做大,实际上他的服务做大,作为我们上游的设备厂商肯定活的相对比较滋润。
   
    我们看看国外运营商在移动互联网上到底做的怎么样,有两家国外运营商的经验与大家分享。这是目前比较知名的一些国外运营商在移动互联网上运营的和移动互联网相关的业务,这个业务很简单,无外乎就是几类,第一类就是移动搜索的业务,第二类就是移动视频,包括Mobile  TV,第三类就是广告类的业务,移动广告定向投递这样的业务。实际上移动互联网的范围很宽泛,但是实际上真正的业务其实很简单,也就是说不是太复杂的一个东西。国外运营商有一个趋势,它不光自己做内容,也和行业领先的内容提供商做一些广泛的合作,比如说Google和雅虎,其实它并不排斥这种合作,但是相反看看我们国内的运营商,其实我们国内的运营商有一个误区,他什么都想做最大,他想把整个产业链全面的控制起来,方便它运营的网络,也就是说所有的参与方我们可以看到前面这张利润率的图,所有的参与商除了这一家其他都很低,其实这是我们国内运营商不成熟的表现。其实在整个移动通信发展的初期这是正常的,但是一旦发展到后期,如果像诺基亚、Google或者Ipod那样的公司,在中国成功的开始执行战略之后,我相信可能我们国内的运营商就比较落后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应该未雨绸缪,学习国外运营商的经验,其实谁都想做老大,有的时候是不现实的,或者我们需要和行业的老大开展广泛的合作和交流,共同推进这项业务。刚才我举的音乐下载类的业务,移动视频的业务,可以看到推出这个品牌之后,其实在三年之内就已经占了整个用户数的60%以上。这是SKT移动互联网的业务,在SKT推出这个业务之前首先做了用户调查,也就是说用户关心的东西是什么,对于韩国用户来讲,他最关心的就是音乐的理由,其次这个比较有趣,就是韩国人可能比较喜欢这种手机装饰,实际上运营商也推出了很多有关手机装饰的服务,当然这种服务可能和互联网要扯上关系还是比较困难,但是他也顺应了这个潮流推出了网店,专门针对用户的手机做装饰。第三个就是游戏,第四个就是我们传统的浏览类的业务,接下来就是视频的业务。根据这个调查,SKT做了一个有针对性的业务包,把音乐、电视、电影、游戏做成一个包,这个包形成之后就以一个品牌推出去。实际上在这个品牌推出去之前和之后,当然这个数据我没有放在这个地方,实际上它的业务量是有100%的增长的。
   
    我们回到国内,既然在移动互联网是这么大的一个市场,而且也有一些成功的运营商能够做到,我们能不能做到?我们大概可以总结一下原因,如何能够在移动互联网上开展一些倍受用户欢迎的能够吸引用户的业务?我主要总结四点,首先你如果要有和固定互联网一样的用户体验,首先在带宽上,在接入稳定性上要有所提高,这也是我们现在开展3G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提高用户接入的速度,特别是移动用户接入的速度,能够接近或者达到目前ADSL1兆或者2兆的接入带宽,只有在保证足够带宽的情况下,我们才能体会到这种基于高带宽的一些业务,比如说像视频类的业务是很需要带宽的,还有一些下载类的业务。第二个就是丰富的网络应用,丰富的网络应用其实有两点,第一点就是来自于英特网上这些免费的应用,这些业务运营商是控制不了,这些业务当然原创性也很强,可能对于用户来说都是免费的,不收钱的,但是这些业务是没有保证的。但是这样的业务它的针对性很强,其实已经不用细分了,因为像这种在互联网上实际上已经被分的很细,其实如果能够给用户提供这样的渠道,实际上丰富的网络应用是没有问题的。运营商也需要自己的一些结合自身优势的应用,对于这些应用,可能在内容上运营商的积累或者经验优势不在这个地方,所以说对于运营商来讲,我觉得可以通过和一些大的在业内做的比较领先的,比如像Google、雅虎这样的公司做一些在应用层面上的合作。
   
    另外一点就是这种合作很显然就是需要开放我们的电信网络平台,也就是说我们整个电信网络最上层的应用层,我们可以引进一些第三方来帮我们开发一些业务,开发一些在固定互联网上被证明是成功的业务,而且这是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如果在我们电信的网络上开展这样的业务,很明显我们电信的网络是有KUS保证的,第二我们可以做到内容区分,针对不同的内容我们可以进行针对性的收费。这一点可能对于原先固定互联网上这种内容提供商是一个比较大的吸引作用,因为在固定互联网上很难收到钱,但是在移动互联网上,因为现在运营商在这种内容区分上也进行了很大的投资。刚才我们所讲的,我们现在可以做到三到七层的包解析,我们现在可以做到很多针对协议级的或者是包级的检测,通过这种检测区分业务,做到有针对性的收钱。也就是说对于内容提供商来讲的话是比较有积极性的,因为我们可以跟这种移动运营商合作,能够收到钱。对于网络来讲,我们需要有一个快速反应的网络,快速反应的网络在于我们的业务在有一个这样的策略之后能够尽快的在网络上去部署,能够应用到用户的终端上去,这可能就需要网络向IP的演进,网络要变得更简单,更扁平化,能灵活,能够加速我们新业务上线的速度。实际上这个策略就代表了这个挑战,我们现在运营商面临的一个环境就是一个多网络、多平台的环境,对于接入来看,我们有2G、3G、固定的接入和Wi-Fi的接入,对于核心网来讲也是比较复杂。应用层更复杂更多,因为我们的业务需要做用户的细分,需要我们提供有针对性的应用。业务层面上我们整个网络的情况就是一个多网络、多平台的复杂环境,也就是说对于我们运营商提出了一个挑战,我们这个网络需要用什么样的设备能够帮助我们适应这么复杂的运营环境。
   
    其实答案是有,那就是开放我们的网络架构,实际上开放这个网络架构第一点是开放我们的网络组网模式,这张图是整个我们电信网络架构一个演进的图,我们电信这个网络一直是在做这样一个从封闭到开放的演进,从左边看这个是最传统的交换机,在这个上面可能我们的业务,我们的交换,我们的承载都做在一起了,发展到智能网时期,我们把这个业务提出来,和交换机分离,这个意思就是说,我把这个业务提出来之后可以把这个环境开放给业务提供商,由他们向第三方独立的提供一些业务,当然事实上这个是事与愿违,也就是说我们就算把智能网做出来之后,我们现在提供业务的环境还是比较封闭的,也还是集中在传统的这种网络提供商的手里。比如说国外的诺基亚、爱立信或者国内的中兴或者华为,所有的智能业务还是由这些传统的厂家提供,其实还是没有打破这种封闭的业务运营态势。第三点的交换,也就是说我们把原先在智能网的交换机和控制和承载分离出来,实际上这个也是基于两点考虑,一点就是便于网络灵活的部署,另外也是为了能够把这个产业链划的更细,引进更多的竞争,能够降低成本,这是从运营商来讲他的设想。第四点到了我们IMS时代,最主要就是两个变化,从网络底层来讲把媒体控制和媒体接入分开,最上面一层是最重要的,就是真正的做到业务的开放式提供,也就是说通过IMS提供的这种开放业务的创建环境,能够让目前第三方中小企业能够参与到电信业务创建的产业中来。也就是说从网络演进来看,运营商已经意识到了这个趋势,也是朝着这个趋势对网络的架构进行演进。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经过了这么多次拆分,给我们带来了另一个困境就是整个网络不是更简单,就是变得更加复杂,就是我们的网源很多,实际上造成的影响就是,可能原先一个设备来实现的事情现在分成多个设备,而且每一个设备都是由不同的厂商提供,而且采用的硬件标准是不一样的,都是采用不同的服务器的架构。这个时候对于我们运营商来讲的话,就造成了在后期运营维护的时候出现问题,在招投标的过程中,因为我们在做设备招标的时候就会有问题,就没有办法去比。有的人是用这种服务器的架构,有的人是用那种服务器的架构,有的说我可以提出这样的机理,有的说我可以提供给那样的用户,其实对于运营商来说也很苦恼,他没有办法去评价。
   
    对于设备商来说也很苦恼,现在运营商对设备的投资压缩的很厉害。也就是说如果还是以以前这种从平台到应用,从硬件平台到中间件再到应用一手抓,一手开发这样的模式去做的话,这个成本是降不下来的,也就是说面对运营商在开发上的降低,设备厂商如果想获得足够的利润也需要进行转变。大概总结一下运营商需要的是什么东西?需要我们未来的设备,需要我们设备的平台,这个架构能够适用于不同的网络不同的应用,而且必须要能够达到以前的设备那么高的电信级的要求,那么对于我们设备厂商来讲,我们也是需要能够压缩硬件成本,加快产品开发的周期,简化我们的成本架构,能够迅速的满足运营商应用的需求。实际上ATCA就能满足这样的期望,既能满足我们运营商的期望,也能够满足我们设备商的期望。实际上在做分析之前我也在设备厂家做了五六年的时间,其实我也能够深深的体会到,一个开放式的架构能够给我们的运营商和设备商带来什么样的价值。
   
    我们可以在通用的平台上构建我们刚才讲的那么复杂的网络,实际上归根到底我们可以寻找一个共同点,寻找一个通用的平台,在这个通用的平台上,通过这种模块化的组建和功能架构,再赋予一些客户化的工作,我们能够构建不同的网络实体。比如说从应用上来讲,可以做各种各样的工作,可以做移动软交换,也可以做IMS,对于接入来讲可以做2G或者3G的基站,也就是说如果真的能够用这样的一个平台适应不同的应用的话,那真的是一个大一统的时代,是一个能够急速降低我们投资的时代,我认为ATCA应该是当仁不让的。另外一点来看,其实现在采用ATCA这个架构在我们的核心网和接入上有很多厂家已经开始采用这种架构了,但是其实还有一个很大的市场在我们这个支撑的领域,比如BSS、OSS,实际上这样的领域,在我们这个IT技术接入最紧密的市场,真正采用ATCA架构的企业不多,因为实际上在BSS、OSS领域里面大多数都是做软件出身的,他们可能对于模块化的硬件构架系统的集成上可能缺乏经验,但是这个市场绝对是很大的。
   
    所以我觉得我们作为ATCA业界里面的同仁,应该在这个领域里面多下一些功夫,共同把我们这个ATCA全面的推向运营商的网络。能够让我们这个产业有一个更高的发展,更光明的未来,谢谢大家!
   
    蔡珺:谢谢王涛先生,我们也借他的吉言,希望我们ATCA能够在未来中国的电信市场当中取得更好的发展。
   
    各位来宾,2009ATCA架构未来电信高峰论坛至此已经全部结束,非常感谢各位在百忙当中来到会场支持我们的会议,再见!
最新资讯
·IDC中国 陈晖
·艾默生 贾津军
·Riverbed 丁伟
·瞻博网络 颜维伦
·新加坡网利 陈海富
·Avocent 季晓文
·美国康普 吴健
·F5 吴静涛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编辑特色|市场活动|增值服务|投稿须知|订阅须知
Copyright 2002-08 All Rights Reserved 《通讯世界》
E-mail: editor@tele.com.cn · 电话:010-58882983
京ICP备12027778号-5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5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