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瞻博网络 颜维伦
时间:2009-08-05 14:46:22
演讲主题
数据中心与云计算

演讲嘉宾
瞻博网络公司数据中心业务部执行副总裁及总经理 颜维伦

嘉宾简历
现任瞻博网络公司数据中心业务部门执行副总裁及总经理,负责领导数据中心业务部,帮助公司在云计算领域以及为综合性运营商的核心机构,发展大规模的数据中心构架。加盟瞻博网络公司之前,颜博士曾在 Sun 公司任职,在此渡过了 20 年的职业生涯,主持过多项高级管理工作。

演讲全文
今天很高兴有机会到中国来,向大家报告一下,我刚才听了演讲,如果F5要作为人的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瞻博网络希望能成为下一代云计算的核心。

我上个礼拜花了一个礼拜时间在日本,跟日本很多电信运营商和大型企业谈到云计算方面,但是经过前面两位嘉宾精辟的演讲,我的感觉是,中国在云计算方面的想法实际上已经超过了日本,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是一种值得可喜可贺的现象。为什么这方面是一个可贺的现象呢?我待会儿会向大家讲,大家可以了解,云计算不是一个神话,云计算就像一百年前大家使用电力,从自己的地下室发电,使用电,到今天这么几个大的发电厂,大家使用电根本不用考虑电是从哪里来的,云计算就是这样的。

云计算在过去20年在资讯产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动,完全是由急速的数字化推动的,大量的人类资讯全部都数字化,一旦数字化以后,就把人类所有的活动跟IT资讯产业开始连接到一起。摩尔定律推动,使得硅片越做越小,就是智慧开始分布到所有大大小小的东西去,一旦有了智慧,就可以制造出很多相关的资料,这些资料需要处理、需要储存,所以也推动了这方面。另外一方面是所谓的网络效应,网络效应的意思是说,当一个网络上面只有一个人,一点活动都没有,如果只有两个人,开始有活动了,如果有四个人了,并不是两个人的两倍,它其实是一种指数性的成长,当四个人增加到八个人以后,大家彼此之间的互动就会制造出很多各种各样的影响出来。所以我们可以看得出来,在指数级变化的数字世界里,互联网的设备在过去几年中大量的急剧增加,这种活动十年前根本不存在,十年以后它已经达到了从每个月有310亿的活动。另外一方面,人类所制造出来的资料讯息,也是大量的呈指数增加。

在这种环境之下,我们再回来想人的整个计算模式,作为很多年轻人,大概还没有经历这个阶段。当我在大学里边的时候,那个时候主要的运算还是以主机作为主要智慧的中心,这个主机经过线的连接,另外一边有几个终端机,用户就在终端机上使用,这是一种很原始的计算模式。仔细想想,在这种计算模式之下,当你写一个服务程式的时候,那个服务的程式同时拥有它所要使用的数据,而且这种程式是根据某种操作系统来写的,是根据某一个运算平台来写的,同时使用者你晓得他在哪里,他很可能在离机房不远的地方。使用的程式、相关数据、操作系统、使用平台、使用者,这几种东西全部是一个很严密、严谨、限制很大的状态。等到我讲到的演进以后,云计算为什么会发生?

大家稍微想得抽象一点,云计算是使用的程式、使用的数据、操作系统、使用平台和使用者,这五样东西的彻底解放,他们之间的关系完全被打散了,让你为了提高运营效率。从主机模式到了90年代,在客户端开始有很多PC机或者是工作站,价钱便宜,可以打尽更多的用户。另外主机开始被Unix的主机所取代,而且价钱也下降了,不再是一种需要很特殊身份的人才可以达到,可以打到小一点的部门里去。同时中间的连接,是用以太的区域网来连接,所以使用者可以不用在机房附近,可以在相隔很远的地方,甚至在隔了好几栋建筑物。这个模式在90年代发展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然后随着国际的网络性能越来越提高,大家开始感觉到,你今天从美国送了E—mail,在中国这边很快能收到,那种距离感已经开始消失,就受到很大的鼓励,由于网络方面的性能大量提升,另外在用户方面,因为全世界很多电信运营商的共性,现在几十亿各种各样的移动性的便捷。

为了很多方面的好处,把这些资源集中管理以后,不需要去雇一大堆人员,也请不到那么多受过训练的人,把他们集中管理以后,可以把管理人员素质提高、费用降低,另外整个安全性也好控制。一旦有了很大的资源,把它集中,而且都用类似的资源,可以很弹性、灵活地运用,换句话说,可以达到共享的境界,要把费用降低,最终一定要共享。尤其是因特网出现以后,越来越形成今天的模式。

到了今天,随着国际网络的性能更加提高,另外一方面因为云计算带来的所有好处,所以全世界的数据中心,包括电信运营商的center office开始整合,效率更加提高。大家在电视上都可以看到,都把几百、几十个运营中心开始整合,成为少数的数据中心,每一个数据中心都变得很大。像今天的谷歌,谷歌在全世界建大型的数据中心,动不动就是超过十万台以上的X86的服务器,在一个数据中心里面。
今天我们讲云计算,严格讲起来,云并不是只包括在数据中心里面,把网络也包括在里面。整个云计算就是两句话可以概括,一个是共享,一个是通过网络把这个服务送出去。这是最基础的概念,云计算不管怎么讲,其实就是这两个概念。云计算有两种看法,一种看法是从终端用户的看法,就像刚才有一位演讲人讲到,终端用户并不在乎基础设施,就像你使用电的时候,你只管说这个房间插头在哪里,并不管后面的电线是怎么连的,所以只需要用到这个服务。这是从云服务的眼光来看的。

另外一个看法,很多厂商,包括瞻博公司在里面,包括很多电信运营商在里面,是从云计算的基础设施,就是为了提供这些云的服务,需要相关的基础设施的眼光来看的。在基础设施这方面,又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网络的基础设施,一部分是数据中心内部的基础设施。当然像刚才那位演讲人提到,数据中心之间也有它的考量在里面,像IBM,今年2月在上海曾经发表了他们开启一个新的计划,IBM在全世界有10个电脑中心,包括上海有一个。他们一步一步用瞻博公司的网络设备,把这10个全世界的云计算电脑中心连接在一起,如果在某一个云计算的电脑中心开始超载的话,可以用一些技术自动把这些超载的运算很透明化地就转移到别的相关的云计算中心,用户不会有感觉。这方面的问题其实主要是一些传统上的网络的性能问题,今天不谈这些。

在网络的这方面,瞻博公司13年之前起家就是从网络起家的,而且在安全方面我们有很多应用。很多人讲到云计算是从服务的眼光来看的,所以在云的服务这方面,云计算大概分为四个层次,开始起家的时候在网络上卖书,为了达到经济效益,为了提供这种服务,它自己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去建立起一个很大的基础架构,就是今天他们的基础架构效率好到什么程度?这个不光是我们自己用,可以把它拿出来,让人家使用。运算能力也可以算每小时多少钱,储存也可以算每小时多少钱。google说我自己有应用服务,可以提供基础设施服务,但是他提供了基础设施以后,发现很多厂商也想在网络上跑他们提供的服务,Mzone就说,好,我把我的客户提供给你们,我把我收账的能力也提供给你们,我把我跟供应厂商之间的crn等能力也提供给你,这是所谓的平台服务。换句话,你需要做云的应用,所需要的不仅是基础设施,还有软件方面的能力,比如收帐等等杂七杂八的服务,其他的厂商也可以利用下面这两种服务来发展他们自己的服务。他们还提供更上一层的服务,你如果想在网络上也卖书的话,我也可以帮你的忙,你可以在我的网络上,利用这个写你自己的城市,然后开的书店就摆在我的网络上面,这是更上级的服务。

举个例子,上个月我们跟纽约的股票交换中心,有一个对外公开发表,他们决定用瞻博公司的网络设施,明年要建立起来一个大的数据中心。那上面的股票交换不是专门为美国服务,全世界有20几个国家股票交易市场其实是在纽约的股票交换中心的网络平台上面跑,这是一种虚拟化的服务。另外他们因为性能的原因,虚拟化是一种概念,你认为你拥有某些东西,而实际上你并没有。其实咨询产业的虚拟化,从当初产生主机,虚拟化就已经开始产生。这个只是现代的一种可以帮助你,更容易达到这方面的境界。

在近代的运算的范式里面,有很多开始改变的地方,一个就是所谓的以服务为导向的构架。当初在90年代虚拟服务的时候,主要是使用者跟你的服务器之间的一种沟通,可是在今天大家要想在网络上做事情,你的服务往往不是只有一样服务,往往一个服务是好几个服务器彼此提供它们的一部分。最有名的例子,QQ、google的搜索服务,是从不同的地方来的,然后整合到一起。一个使用者在使用的时候,不光是使用者跟服务器之间的关系,其实服务器跟服务器之间有很多需要咨询沟通的地方,这样子对于整个IT来讲,造成很多基本的影响。像UQ可以自己拍一个影像,可以上网去。用户之间也开始制造出跟以前老式的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下,造成了数据中心的爆炸性的成长,在爆炸性的成长之下大家开始考虑,不是说资本会花多少,很多经济上面的考量的大小对应的关系已经被打破,当你开始用大量的X86的服务器,你的数量达到几万台、几十万台的时候,你要管理它,复杂性需要考虑的。你要达到灵活性,这些都很好,但是虚拟化也达到管理方面一些很大的挑战,比原来的物理性更糟糕。

在所有这些变化之下,开始要考虑到,因为Google是瞻博网络一个很大的客户,我们跟它在很多年以前就开始感觉到它们在往前推的时候,遭遇到了一些困难。也让我们开始想,我们今天用的网络设备,能不能同样构架,能不能继续往前演进。当初网络除了电信运营商那是另外的,在电脑中心里面,当初一开始只是一个本地的以太网,很简单,一个小的交换机,把很多PC机和工作站连接在一起。当后来多了以后,用很多树状的架构把它们连接在一起。很自然的,把这种自然演进的方式超过了,现在也都是用的这种架构。但是这种建筑架构有很多问题,你的用户通常是在本地的网络或者在国际的因特网上,通常是经过这个网络,到了交换机,然后一级一级再把数据顺着原路送回去,其实效率还是不错的。但是今天很多新的运算,SOA的运算,dadt服务不是这种纯粹的方向,很多服务往往是服务器之间的交换,还没有出去,而在服务器之间是一种水平式的dadt交换,这种服务模式其实很糟糕,为什么?从一个服务器到另外一个服务器,如果水平跟得它联络,都必须水平地走一个来回,必须顺着走到最顶端,然后再下来。大的电脑中心没问题,小的电脑中心就不行,每一层一层上去,再一层一层下来,流量就很大。

今天的电脑中心用以太网做网络的交流,今天的数据中心最终会全盘虚拟,一个管理人员希望随着要服务某个客户,希望把一些服务交给那个客户来使用,并不希望数据中心的交通有不同的技术上的分离,就像一个八线大道的高速公路,如果说今天红色的车子只能走第三条线或者第六条线,蓝色的车子只能走第二条线或者第四条线的话,在管理上有各种各样的限制,这些限制最终会全部被打破。这就是今天在国际上一些标准化的社团里面,随着以太网的引进,都在推动,因为最后电脑中心里完全都可以在八线大道上,完全不受限制的通行。

今天树状的这种设计,它有相当大的复杂性,在虚拟化运作上面灵活方面和弹性方面有很多的限制,当数据中心小的时候,只有几百台服务器的时候,消耗的功率也低,费用也低,树状没有形成,所以延迟也很低。今天世界级的云计算,美国也好,欧洲也好,全世界大概每一个数据中心要建一个新的数据中心,预算大概在2亿到8亿美金之间。欧洲要建一个大的云计算中心,预算是10亿美金。在这种大的云计算中间,其实用在网络费用上是10%到15%,所以2亿到8亿的预算,10%到15%就是两千万到一亿美金,当费用到达这种程度的时候,就要小心了。当时他们要建新的数据中心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网络方面的想法,大家一想到数据中心一定是服务器,一定是储存器。可是当在做网络计划的时候,发现网络会花这么大的费用,马上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这就是一年半以前,到瞻博公司跟我们谈的原因。

瞻博公司的愿景,在两年以前,随着跟google讨论的启发,我们开始思考下一个时代云计算数据中心到底网络建筑构架需要达到哪些目标?第一它必须可扩展,必须是同一个构架,让你能够成长,从几十台服务器到几十万台的服务器,应该是同一个构架、同一个软件,让你能够很平滑、很透明化地开始成长,它必须快速,如果不快在电脑中心就别谈了,国际网络大家是都连接在一起,但是在电脑中心里面,强调的就是快速,还必须很可靠、很安全。另外一方面很重要,必须很简单,当你达到几十万台的时候,管理方面一定要简单,要不然人类没办法管理。

看原来简单的情况,这种传统的结构在很小的数据中心,用一两个交换器,的确很简单,速度的确很快。当你开始要成长的时候,这种小的有问题,因为它的可扩展性非常有限,安全也有限,因为根本没有特别地装置,会有单点故障,这是很大的问题。怎么办呢?电脑中心的人开始构架成这么一个很复杂的构架,这并不是一个虚拟出来的东西,这是直接从思科公司向用户推荐的电脑中心,这个东西的确有好处,可以整个把电脑中心连接起来,有足够的备份,没有单点故障,也很安全,因为里面加了很多防火墙、VPN在里面。可是有什么问题呢?一个是它非常复杂,二,它有延迟性的问题。这个其实很简单,在电脑中心里,不像国际网络,如果从一点要到另外一点联络的话,必须经过这么一层一层,每一层都要经过以太网,这些完全都是浪费存储的,而且还需要付钱,还会损耗功率,还会增加延迟性。

这两种模式都有它的缺点,最理想的状态是我们希望所有的运作都能达到。理想的答案是,我们能够有一个很高的高收放性,能够实现数据虚拟化,能够提供始终如一的性能,而且在实现以上的情况下,要让客户花最少的运营支出。

瞻博公司现在在发展一个单独的交换机,它的概念非常简单,它整个一个交换机可以扩展到从几十台以太网的流量到几百台以太网的流量。可扩展、扁平化、无阻塞、低耗损、数据中心构架。

这是我们今年2月向外面公开发表,瞻博公司现在正跟着IBM的合作伙伴正在发展“层云项目”,是国际公认的十种云之中一种平的云,交“层云”。层云计划我们已经进行了大概一年半的时间,还有一两年才可以正式推出来,但是因为很多全世界的厂商要建立新的数据中心,要花好几年的计划,所以我们事先宣布出来,宣布了以后,今天我可以说全世界五个最大的厂商大部分都跟我们已经有交谈,这种层云的交换机一旦出来,他们会第一个来采用。

层云计划的概念非常简单,不要去伤脑筋想里面要用多少交换机,怎么连接。它把所有的服务器、储存器、路由器、交换机都能链接在边缘上,剩下的都交给层云计划。

在达到层云计划以前,我们朝着这个方向,瞻博已经开始把三四层的复杂的架构简化成两层,我们有我们的SRX的产品系列,还有整合设备。我们通过一些软件技术,可以把很多的交换机整合在一起管理,减少数量。还有一个操作系统是JUNOS。当层云计划出来以后,我们可以进一步地把很多接入层整合成一层。

最新资讯
·IDC中国 陈晖
·艾默生 贾津军
·Riverbed 丁伟
·瞻博网络 颜维伦
·新加坡网利 陈海富
·Avocent 季晓文
·美国康普 吴健
·F5 吴静涛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编辑特色|市场活动|增值服务|投稿须知|订阅须知
Copyright 2002-08 All Rights Reserved 《通讯世界》
E-mail: editor@tele.com.cn · 电话:010-58882983
京ICP备12027778号-5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5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