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Riverbed 丁伟
时间:2009-08-05 14:47:35
演讲主题
广域网优化、应用加速 降低 IT运维成本、提高企业生產力

演讲嘉宾
Riverbed大中华区产品市场总监 丁伟

嘉宾简历
现任Riverbed科技公司大中华区产品市场总监,致力于通过市场营销活动,将科技解决方案与客户需求与客户利益完美融合。
丁先生在计算机网络、网络安全产品和电信通信的设计及营销拥有20年的丰富经验。他曾在Bay Networks、Ascend、朗讯科技、UT斯达康等公司担任高级管理职务。在任职期间,丁先生成功地将前沿科技引入市场并进行积极推动,成功地帮助处于创业初期的企业在亚太区拓展业务。

丁先生持有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理学硕士学位和美国爱荷华州州立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学士学位

演讲全文
首先谢谢主办单位,谢谢大家。

我的题目不是在云上面,是可以摸得到的,在中间云里边有一个基础设施,我们通常把它叫做广域网,广域网是什么呢?是跟云相连的一条路。

刚才听到很多专家讲未来云计算IDC的扩容,怎么样应用,并在这上面实施,我的题目很简单地把它下降到下面一层的业务,通过网络优化、应用加速,怎么使基础设施得到广泛的应用。

Riverbed公司的概况介绍,当年全球化企业所面临的挑战。

Riverbed,我参加了很多次会议,有70%、80%人都会说第一次听到,这个公司是一个新公司,2002年在硅谷成立,总部位于旧金山,我们在纳斯达克上市,也创造了一个奇迹。年营销量超过333万美金。Riverbed公司把广域网优化技术市场领导出来了,待会儿我会具体讲一下这个技术和市场。

20年前,我在美国读大学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在那边做研发,我一进去是网络开始慢慢演变,从计算机到英特网到云计算。我大学毕业的时候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互联互通,怎么样把英特网,有粗缆、细缆,还有UDP也有了一些变化。TCPIP互联互通、互联互接这个问题也基本解决了,以太网有线的上或者无线的上,都可以解决,今天互联互通就是像电源一样,有个插头,一插上去,就基本上知道插上去以后是什么东西,电源插座就是220万伏,流量是哪里来我不管,插上去拿服务就行了。

我们过去十年也在解决一些网络上的安全问题,Firewalls、PN、IDP等等。加速的话题,如果你在家里不上网,电脑还算是挺快的,但是一到广域网就会有问题,加速现在变成ADN,这也是一个热门的话题,Riverbed就是在这个领域。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中间这块广域网的云,当然里面有很多不同的云,这个云有个性质,我们要解决问题,解决了问题以后,就得到一个效果,三千公里仿佛是30米,就把距离的概念去掉了,让应用能够跑快20到100倍,这样就促使IT可以做到很好的整合,或者促使一些新的技术,包括云技术,能够实施发展。刚才也提到了公司成长的过程,也正好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机遇,我们2002年成立,2004年有产品,有了产品之后每年的增长,在金融环境不是很好的情况下,我们去年也有40%的增长速度。

当今全球化企业所面临的挑战,第一,我们工作、生活的环境也不是那么简单了,再回头看20年,生活工作环境都在一个点上,现在要放眼世界,看到全球有这么多点。企业也是这样,企业要向外迈出一步,我们说距离越来越远,也可以说距离越来越近,我们有网络,所以说距离越来越近。距离越来越远,我们有很多分公司,有很多资源,但是这些资源在哪里?每个公司都看生产线,哪个资源到底在哪里。这些资源都没有,就是靠数据。百度,数据会越来越多,而且在企业里企业都是越留越多,不能删掉了,没有人说几年后数据要删掉,所以对底下的基础设施要求就会越来越高。我们要做一些IT的部署,这个IT的部署有几大块,其中一个大块是要整合这个数据中心,可能是Riverbed的数据中心,也可能是外托的数据中心,这是一个整合的趋向。以前有很多服务器要整合,就是搬到一起,分公司就没有服务器了。整合了以后可以做一些虚拟的措施,叫做虚拟化的配置,这都是前面一些大公司倡导过我们要怎么做。其实云计算云的应用已经慢慢渗透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当中了,我们上去做博客、netmeeting等都是云计算的例子,我们不知道这些东西在哪里,但是我们慢慢习惯了,我们就是用它,有的是免费的用,有的要付一些钱,要通过数据的优化,应用加速,来提升基础设施,使得云计算和任何一些措施能够实现。

为什么我们要说网络变得越来越重要呢?我们把分公司的服务器都搬到总部,或者都托管到IDC里面,可以看到远程的这些人就会有问题了,怎么会有问题呢?大家看看远程的人的问题在哪里?广域网优化技术后面是什么呢?广域网中间的这块东西有两个大的问题,一个是带宽远远不足,另外一个是有延时,延时就是距离的问题,如果你在内蒙古,你在上海操作,尽管内容足够,还是有延时,有45到50毫秒的延时。

带宽不足,可以想象几样东西,一个是带宽是比较贵的,因为我们要铺这么长的路,确实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有一条专用光纤从机房,机房在内蒙古,营业地点在上海,这么远。比如我们总部在北京,运营中心、数据中心在内蒙古,采油在索马里亚,这个带宽不是一个运营商能解决的,广域网云的带宽是通过很多运营商的,你如果到索马里亚的话,你要去找当地的运营商,你跟他谈,要一条光纤,不可能的,要的话也是天价。我们在电信里能得到的手机服务是非常好的,在有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基础设施是非常差的。

云是很窄带的宽度,还有延时,这个延时平均都在100毫秒,如果到新加坡的话,你PIN google的话,也是有100毫秒的延时。这个分公司的办事处要拿一样东西,就把它想象成一个E—mail,E—mail是每天上班都要做的,E—mail里都有附件,6M的附件,每一个E—mail都有一个附件,两个照片就是6M,你这么传过去。其实并不是很容易的,上面有一些应用层的操作,要调动一样东西,得有一个认证的过程,这个认证是过程是来来回回要对话的,每个对话就有100毫秒,100毫秒很短,但是如果对话40次,就是100毫秒乘40次,一分钟的时间6M不管是通过什么方式就可以拿得到。收到E—mail,要改,改完了又要传,还有很多人来来回回送。

给大家分析一下,时延的挑战是什么?如果给你一个时延在100毫秒,在1.5兆的带宽,广域网带宽是1.5兆的话是不错的了。到交换机是光纤,但是如果出去的话,就和别人共享。1.5兆100毫秒,如果有这样一条线,从哈尔滨到广州,已经是很好的一个容量了。得到的是什么呢?这是应用,我们做过应用统计,这是广域网,这是局域网。局域网基本上没有带宽的瓶颈,时延就在一毫秒或者以内,基本上可以去掉了。它所有的瓶颈都是在CPU上面,所以任何的应用,所有小型机加在一起,如果两个人在传,拿到40兆、50兆、100兆很容易,甚至物理层面在1G。但是在广域网差别相当大,就算给你1.5兆带宽,能有效拿到的大概就一半,原因还是互相握手的时间耽误了,为什么不能去掉1.5兆呢?广域网的有效带宽利用率远远是局域网的1%或者不到。

怎么解决问题呢?其实数据是来来回回走来走去,有很多重复的数据,人看不到,但是把它切割成碎块以后就有重复的数据,从源里把重复数据删除,把它进行TCP优化,降低应用层来回的握手,把它捆绑在一起。三管齐下,就得到了所谓广域网技术的效率。请求还是从分公司任何地方去掉IDC或者公司的总部,所有的请求都是这么过去的,东西送了以后,被网络上一个橙色的设备拦截了,拦截了之后就切块,然后进行分析,切块分析的速度在毫秒之内就要完成,要对比有没有重复送过,如果有重复送过的,就用一个字节的指针传过去,通常一个指针是16字节,只到1兆数据的流量。你想一想我企业的员工为什么天天做这些东西,其实都是一些重复的手段。如果我能把它切完了之后再分析,就减低了。确实广域网应用加了以后,使得带宽的节省在60%到95%。95%是到哪里?如果每天要做备份,就到95%,上面的量改变每天在5%左右。

刚才是在数据层,不管里面的应用层协议比较优化,还是比较烦琐,都能解决。在数据层可以做一些本地的握手,使得数据层不需要来来回回等那么长时间,这是做得到的,而且能够把它发扬光大的。我们对基本上TCPIP大概20几个协议都认识得比较清楚,知道他们握手的动作需要什么步骤,把握手整理得比较好。

给大家总结一下,企业的普遍应用,通过加了广域网加速器以后,能够使应用速度的提升大概在20倍左右,20倍什么意思?如果我的管理人员每天要做备份,需要3个小时,3个小时除20就是备份的时间,但是大公司每天的备份不只3个小时,大概在8个小时,因为很头疼,中间断了以后要重新再来。用了这个以后,就会有一个流量的分析,告诉你哪些应用是简化了多少。从这边进来,从那边出去,如果这边进来那么多,比如100,那边吞掉了80%,吞掉如果能重组的话,实际上吞掉的东西是重复的东西,通常一做了统计以后,70%是降低了,13%是降低了,加在一起大概有60%、到80%是降低的。看电路的扩充,进来多少,出去多少,我省了百分之多少,乘上去就是电路扩充的倍数。

大家看一下应用的案例,我们的用户在全球有超过6000多个大的用户企业,最大的企业甚至有400多台。最大的一个应用就是在带宽比较贵的地方,假如说有国外的运营,在国外的运作,包括像中远集团,国外有很多运作点,有些是在国内,像美的的工厂之类的。各行各业,包括设计业、工程等等,都可以用到。我着重提一个,金融业有一个大力保险,大力保险是在国内应用的,大力保险在全国排名大概在第五位,IT体系在2003年是比较先进的,当然也会遇到困难,刚开始的时候就是一个集中式的业务,所有的业务都集中在它的总部来开发。但你想,保险有些什么用?保险就是保单,人员一来索赔的话,肯定要来调度以前的保单。

我举个例子,比如你的车碰了,照张相,业务人员要处理,要上传,图片和文件都在一起的,这每一个动作,保单的填表,每一个动作的处理都是几个M的,所有的东西都是重复的,只有一些信息是不重复的。但是你说你的产品会不会减掉了一半?不会,因为要到总部去拿,每一次都是总部解剖,解剖了之后,不同的东西会传过去。意义本身又很简单,数据中心在设计过程中非常简单,都是现有的网,中国电信、中国网通,因为跨很多不同的地方,现有的网都不动,现有的路由器也不动,在这个后面加一台或者两台设备,就是做过滤,简单想想,就是数据在上面,过滤了以后,80%可以找到重复的东西,重复的东西不用删除,重复的东西用标签到另外一边,另外一边重组就可以了。所以减轻了中间电信运营商云的压力,如果80%的东西不用传了,数据量一下子有可以减到,全部如果都能减掉60%到80%的话,我想路由器、网络的设备等等都可以连续多用几年。

这是真实的运营环境下的数字。这个带宽的增长大概平均在四倍,电路很多,大概有16个分公司里平均每条电路能加大四倍的运营空间。广域网优化可以加速生产效率、节约成本,节约成本里可以有站点整合、虚拟化、带宽优化。还有数据保护,现在在异地做备份的趋势越来越多,这条线路每天传输量非常多,异地备份都可以用得到。所以这个应用不是哪个行业用,哪个行业不用,只要你的数值很多,你的办公地点很分散,都可以用这个来减低成本,来提高效率。

IDC做了一个统计,在这块我们的用户效率的提高,加上硬件、软件的节省,因为集中了以后,基本上就节省了很多,再加上带宽的节省,基本上7到10个月左右,就可以有一个投资回报。

我们在北京、上海都有办事处,如果有问题,欢迎大家在会后一起研讨。
最新资讯
·IDC中国 陈晖
·艾默生 贾津军
·Riverbed 丁伟
·瞻博网络 颜维伦
·新加坡网利 陈海富
·Avocent 季晓文
·美国康普 吴健
·F5 吴静涛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编辑特色|市场活动|增值服务|投稿须知|订阅须知
Copyright 2002-08 All Rights Reserved 《通讯世界》
E-mail: editor@tele.com.cn · 电话:010-58882983
京ICP备12027778号-5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569号